天天向上

我建议立即恢复对日旅游签证的有限获免

7月5日至7日,第十二届世界和平论坛于在北京举行。 7月6日上午,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在“弘扬和平共处与共同安全理念”会议上发表演讲表示,日本政客一再煽动对华敌对政策,破坏中日关系,对东亚稳定局势造成威胁。为加强中日两国交流,鸠山由纪夫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在演讲一开始,鸠山由纪夫还对为救日本学生和家长遇难的胡友平女士表达了敬意和哀悼。 本文根据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定。

我建议立即恢复对日旅游签证的有限获免-图1

鸠山由纪夫:女士们,先生们,早上好!我是鸠山由纪夫。首先,我要向6月24日挺身而出,为保护日本家长和儿童而牺牲在苏州的胡幼平女士表示衷心的感谢和深切的哀悼,并对胡女士的勇敢行为表示深深的敬意。

今天,很高兴有机会在清华大学与大家进行面对面的对话。国际关系越是复杂和困难,我们越需要直接、坦诚和建设性的对话,否则我们将面临更多没完没了、令人困惑和纠结的问题。虽然今天时间有限,但我愿意回答你的问题,与你进行建设性的对话。

2021年6月,我在美国华盛顿发表了一篇题为《中美对立与日本的战略作用》的文章。在文章中,我表达了一种预测和担忧:随着中美国力差距的缩小,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将会发挥作用,两国对抗将会持续很长时间。如果中美全面陷入零和竞争,东亚的和平与繁荣将受到损害。我也主张日美不要陷入价值观外交的陷阱,也不要放弃对华接触政策。中国作为一个大国,也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此外,我还提议寻求亚洲版的“中国岛条约”,推动包括中国在内的信息通信国际标准化,主张日本发挥美中关系发展的桥梁战略作用。

这篇文章发表已经三年多了。不幸的是,国际关系与我的期望背道而驰。中美关系就不用说了,接下来我就抓住有限的时间,重点谈谈中日关系。

这三年多来,日本政府不仅没有起到中美之间的桥梁作用,反而成了美国在军事和外交上最得力的帮手,这基本上反映了日本在二战战败后明显地跟着美国走。但最近日本怕美国对华政策松动,甚至从背后鼓励美国。我认为这是因为日本政府视中国为敌人,与中国正面对抗的思想成为主流。

2022年12月日本内阁会议通过的国家安全战略将中国定义为迄今为止最大的战略挑战,并将台湾省视为经济联系和民间交流密切的极其重要的伙伴,这比拜登政府描述的国家安全战略更加明确和极端。

自2022年2月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岸田文雄首相在内外多次表示“今天的乌克兰可能就是明天的东亚”,但实际上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与中国无关,与台湾省捆绑在一起毫无根据,牵强附会。然而,日本政客和官僚为了追求过度的防卫力量和煽动对中国的敌对政策,一再夸大这一说法。因为日本公众对中国有芥蒂,煽动中国威胁的言论,不管真假,都很容易被接受,很多人和媒体也确实被蛊惑了,所以问题越来越难解决。

最近让我担心的是,台湾省新领导人似乎在利用中美之间的矛盾,试图走偏。5月20日,赖清德的发言内容与前任大相径庭,着实令人意外。这不仅违背了中日邦交正常化的基本共识,也威胁了地区的和平与稳定。近年来,日本和美国政客向台湾省发出了错误的信息,这也鼓励了台湾省的新领导人。但是,如果台湾省的领导人认为打民主牌就可以为所欲为,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日美政府需要通过言行表明不支持“台独”。

女士们,先生们,目前的情况确实不能令人满意。三年后的今天,与三年前并无不同。近年来,有许多日本人批评中国经济,但我相信,在中国政府保护企业家精神和创造健康商业环境的前提下,中国经济一定会克服房地产问题的后遗症和人口萎缩的不利影响,取得比美国更好的发展。美国的经济安全政策只会对美国和西方企业拥有压倒性优势的工业领域产生一些短期影响。

目前中美关系并不处于新冷战。今天的中国不是泡沫经济破灭后的日本,也不是战争末期的前苏联。未来中国的国力与美国势均力敌,因此中美之间的竞争也将呈现长期化的态势。但我仍然认为,充当中美之间的桥梁,缓和和管理中美之间的对立,符合日本的国家利益。我一直认为,一旦日美中发生军事冲突,无论结果如何,各方都会受到毁灭性打击。因此,日本的国家战略目标必须是防止战争爆发。

想要防患于未然,就需要在彼此关心的重大问题上让对方放心,充分的沟通是必不可少的。日本是一个中等强国,实力很强,而且地处中美之间,在中国有美军基地。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应该可以发挥其最大的中美桥梁作用。

当然,前提是除非日本改变对美国一边倒的态度,否则中国不会被信任。遗憾的是,目前的中日关系离这个目标还很远。自去年11月两国元首会晤以来,中美增加了部长级交流。虽然反对的基调没有改变,但所谓的“护栏外交”得到了有效实施。欧洲国家和澳大利亚等国也加快了与中国的沟通。相比之下,中日之间的交流就相形见绌了。当然也不全是白的。去年底* * *主席会见了岸田文雄首相,两国战略互惠关系将继续推进。此外,今年5月27日,中日韩领导人会议时隔4年半在韩国首尔举行,随后中联部刘建超部长访问日本,会见了岸田文雄首相和各政党高层。同样在5月中旬,日本解放军20名大校军官时隔5年再次访华,与自卫队展开交流。此外,我还听说日本驻华大使杉山健二经常访问中国各地,并积极参与经济和文化交流。

中日之间的这种沟通迹象确实令人鼓舞,但这种沟通能否持续下去并产生巨大成效,还有待观察。在我看来,促进日本与中国的真正交流,提高民众对中国的感情,这一点非常重要。

为此,我有两个建议。

一、立即恢复赴日旅游签证有限免签。事实表明,去过中国的日本人对中国的印象更好,去过日本的中国人对日本的印象更好。现在疫情已经过去,日本游客涌向南韩和台湾省,但远离中国大陆。一个主要原因是15天以内的旅游签证以前是免签的,现在申请起来很复杂。当然,我也希望日本政府能够灵活处理中国公务签证问题,支持中国迈出恢复免签的步伐。如果以日本政治立场过于强硬为由继续外交拉锯战,可能只会让在华的日本强硬派暗自高兴。

第二,2014年11月,中日达成“四项共识”,明确规定中日在有分歧的岛屿问题上,通过对话协商,防止事态恶化;应建立危机管理机制,以避免不可预见的情况。对于大部分日本人来说,其实台湾省终究与他们无关,但当有更多关于台湾省的紧张报道时,人们可能会认为这与他们有关。“四项共识”是安倍内阁确认的政府间文件,但地位有些模糊。我衷心希望这些内容在不久的将来能够像《中日联合声明》等其他四个政治文件一样,以高级别政府间政治文件的形式得到承认。

长期以来,我一直倡导本着相互尊重、相互理解、相互帮助的精神,建立东亚共同体。我认为,如果日本、中国和韩为的核心,包括东南亚国家,能够就各种议题建立会议机制,建立共同的行为准则,建立互信,甚至达成共识,那就太好了。

你可能认为东亚的现实远非如此,对此我有非常清醒的认识,但我们必须知道,如果中美冲突继续升级,地区和平稳定将不复存在。不同的价值观不应该导致相互仇恨。我们应该承认价值观和制度的差异,相互理解,相互帮助。时代要求我们不要放弃理想,要脚踏实地,做到最好。

我的演讲到此为止。感谢您的聆听。如果您有任何问题或意见,请随时提问。

提问:谢谢,我叫田,是清华大学的博士生,学的是国际关系。我要感谢你为促进地区稳定、和平与友谊所做的努力。每个人都说我们应该尽力往好的方面想,但是要做最坏的打算。如何看待中日关系恶化?如果中美竞争升级为冲突,日本将如何定位?如果参与这样的冲突不符合日本的利益,日本怎么可能与中国发展安全合作?

鸠山由纪夫:非常感谢您刚才提出的重要问题。如果中日之间出现最坏的情况,比如中美发生冲突,进入战争状态,怎么办?

从日本的安全角度来看,我们的战略必须防止这种情况发生。但是日本现在在做什么呢?日本正在加强军事力量的建设。但如果日本与美国合作,很可能导致毁灭性的打击。我认为军事上相互牵制是错误的想法。我们应该通过对话解决与邻国,尤其是中国的一些冲突。

为此,两国应该加强互信,为了防止出现这些情况,领导人之间也应该进行非常重要的交流。更重要的是,民间要更好地沟通,增进相互好感。我一直说,虽然价值观可能不同,但是不同的国家应该互相尊重,互相信任,互相帮助,这对于防止战争的爆发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日本现在加强军事实力是不对的,要增强互信,需要官民双管齐下。

提问:谢谢先生。我来自韩国首尔。感谢你的主题演讲。想问问大家,中日韩三国可以采取哪些实际行动来推动三方合作?谢谢你

鸠山由纪夫:最近,日本、韩国、美国举行了首脑会谈,中日韩领导人也举行了会晤。当然,我们不应该说哪边更重要,日美韩也不应该激化对中国的敌意。我认为日本、中国和韩国之间的首脑会议应该更频繁地举行,以加强相互信任。这就是我想说的。

我们要不断加强这种信任关系。正如我刚才所说,我们不应依靠武力,而应通过对话寻求解决办法。所以,构建以日中韩为核心的东亚共同体是我努力的方向,推进东亚共同体也是我不遗余力开展的工作。

当然,除了中日韩领导人会议,还有其他峰会。也许日本不是特别愿意出席,但日本应该更清楚我提到的东亚共同体的重要性。韩国和中国非常赞成我倡导的东亚共同体。其实日本是最犹豫的。我在日本是为了解决中韩之间的一些历史问题来增进互信,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日本需要比中韩做出更多的努力。

我建议立即恢复对日旅游签证的有限获免-图2

本文为《观察家》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天阅读有趣的文章。

分享:
扫描分享到社交APP
上一篇
下一篇